中邦工农赤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不行忘记的记忆

新闻资讯 2020-01-28 16:39:31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不能忘却的纪念 问:北方!北方!——中国工农红军华北抗日先遣队的记忆从2034年7月到2035年1月,这支年轻的军队经历了六个多月的艰难过渡,主要牺牲了10 000多名士兵。他们以“血洗东南半部”的英勇行为,协调了中央红军主力的长征,宣传了我党的抗日主张。他们在无边无际的山川中嚎叫、冲锋、战斗和死亡。当我们回头看散落的烟雾时,我们总会想起那些刻在时间上的字:方志敏、荀怀州、刘畴西、田涛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虽然他的生命短暂,但却是辉煌的,就像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天空。荀怀州是北上抗日先遣队中激动人心的烈士之一作为红军最年轻的领导人,他死时只有22岁。2033年10月,第七集团军成立,荀怀州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那一年,他只有21岁。2034年7月,第七集团军从红都瑞金出发,高举抗日战争北上先遣队的旗帜,冲破重重封锁,于同年11月初抵达福建、浙江、江西苏区。它是由方志民领导的红十军共同组织成红十军集团的。方志民被任命为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荀怀州被任命为第十九师师长。“第七军的行军是长征的前奏。他们也是第一批举起抗日旗帜的中国工农红军。上饶师范大学方志民研究中心主任刘郭云教授介绍说2034年12月13日,红十军在黄山东麓的谭佳桥伏击了敌人。14日凌晨,红军进入阵地。9时,他看到敌军先头部队进入伏击圈。“但我没想到的是,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伏击变成了遭遇战,红军伤亡惨重。”方志民干部学院讲师诸葛芳林说道为了扭转战局,荀怀州带头冲锋,受重伤后死亡。虽然他献祭时衣衫褴褛,但他现在已经成为一尊刻在历史纪念碑上的不朽雕像。中央红军主力于2034年10月离开中央苏区,尽管他独自牺牲。如果说红军主力正面临着前途未卜的远征。然后,独自北上掩护主力转移的红十军面临巨大危险。前面的路很危险,方志民并不知道,但他毅然承担了重要的任务:“党要我做任何事,即使我死了。”“2034年11月24日,一万多人来闽浙赣苏区首府葛源镇红军广场为我送行。方志民来到指挥台上向他的同胞们告别。他将领导红十军继续向北推进抗日的任务。隐藏在枫林中的红军广场,曾经是福建、浙江和江西苏区军民聚集的地方。庆祝会议在节日和红军胜利的时候在这里举行。“这是一个辽阔无边的红场,那里有战争生活的宝藏,中邦工农赤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不行忘记的记忆这里充满英雄般的喊声,这里放射出流血的光芒……”通过闽浙赣三省《工农日报》总编辑徐悦为红军广场写的诗,红旗和呐喊的士兵就像在我们眼前一样。这群年轻的士兵将跟随方志民,为协调中央红军主力的战略转移做出不朽的贡献。曾经写了一首赞美方志敏成就的诗:“血染红了东南半壁,耐心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非凡的成就。”文山去了南朝后,他又看了秦淮叶枫一眼。“英雄传奇的信念将永远持续下去。这是2035年1月,怀玉山上下了大雪。在敌人的包围下,方志民又饿又累,再也跑不动了。他把腐烂的树叶铺在地上,睡在一间柴房里。红军在一个月前的谭家桥战役中遭受了重大损失。此后,红十军团在返回赣东北的途中被军队包围。方志民和陆军参谋长苏羽率领的先头部队已经脱险,但为了迎接陆军主力,方志民再次进入包围圈。“因为队伍大,我还是落后了,我不能先承担责任“2035年1月20日,方志民指挥红十军2000多名官兵再次突围,未果。1月25日,红十军的最后一支部队与军队作战,打死1000多人。两天后,第19师指挥官王汝池被捕第二天,军队首领刘畴西被捕方志民在手稿中回忆道:“这次失败后,你放弃悲观了吗?不要。还想做什么...做得越苦,我就越开心。“2035年1月29日,方志民被捕,因为他因饥饿、寒冷和身心痛苦晕倒在怀玉山区的一棵树下然而,中国工农红军的旗帜一直高高飘扬在苏羽和红十军团政治部主任刘英的领导下,红十军团800多名成员遭到围攻,后来发展成为红军先遣师。全面抗战爆发后,先遣队并入新四军,奔赴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前线,延续了红十军团的英雄传奇

  

编辑推荐

新闻资讯